江流宛转绕芳甸,月照花林皆似霰

 

浮生未歇

李白曾经说过:“浮生若梦,为欢几何。”而本首歌曲正是基于此种情境。本歌运用多种意象,串联起一个诗意的世界。开头便是清笛绵绵,散入春风满洛城,勾起离人愁思。西风凋碧树,望尽天涯路,正在弹奏锦瑟的女子,斜倚在高楼的阑干旁,想念正在远行的情人。
接下来,一句“不如就此相忘于尘世间”,运用《庄子》中“相忘于江湖”的典故,写出了女子内心的痛苦与无奈。分离的惆怅,独处的寂寞,憔悴了自己的容颜。良辰美景奈何天,花期已过,自己的青春也就这样过去了,这么快,可心里的那个人,还在远方,久久不曾归来。而接下来的“今夜无风无月星河天悬”则使全诗境界开阔。欧阳修曾经说过:“人生自是有情痴,此恨不关风与月。”笔锋一转,变全诗低迷惆怅的基调为开阔明朗。无风无月,只有灿烂浩瀚的星河陪伴着自己,孤独、寂寞,似乎已离自己远去。这时,笛声和落花再次出场,与上文相照应,而其中包含的情感则与上文形成对比。“听罢笛声绕云烟,看却花谢离恨天”,一个“罢”,一个“却”,表现了女主人公在经历了内心痛苦的折磨后,对人生和爱情的感悟,此时的她“宠辱不惊,看庭前花开花落;去留无意,望天空云卷云舒”。没有了与爱人分离的烦恼,有的只是恬淡、自然,成为了一个做自己内心主人的明媚女子。终于,和爱人的再次相见,成了惊喜中的恬淡,更深一层,方知此时浮生未歇。
本首歌曲渲染了如画的场景,将中国古典诗词与典故融合在一起,在游子思妇的传统中国闺怨诗的基础上,用别样的心肠,感触了不一样的人生。相比从前闺怨的缠绵悱恻,本首歌曲更加豁达乐观,给人宁静愉悦之感,令人感受到了中国诗词和古典文化的独特魅力。

附《浮生未歇》片段
浮生未歇
谁家的清笛渐响渐远
响过浮生多少年
谁家唱断的锦瑟丝弦
惊起西风冷楼阙

谁蛾眉轻敛 袖舞流年
谁比肩天涯仗剑
谁今昔一别 几度流连
花期渐远
断了流年

不如就此相忘于尘世间
今夜无风无月星河天悬
听罢笛声绕云烟
看却花谢离恨天
再相见 方知浮生未歇

写于2016年秋

July
19
2017
 
评论
上一篇 下一篇
© 林霰 | Powered by LOFTER